无锡银行稳定股价进展:9名高管增持逾48万股耗资258万

中信2注册 10-10 阅读:58 评论:0
无锡银行稳定股价措施有了进展,包括董事长、行长、监事长在内的9名高管增持超48万股,耗资超257万元。
10月9日晚间,无锡银行(600908.SH)发布公告称,因触发实施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根据《无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稳定股价预案,本行上市后三年内,董事(独立董事除外)、高级管理人员在触发日后应用于增持本行股份的资金额不低于本人上一年度从本行领取收入的三分之一。增持主体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291.56万元。 
无锡银行表示,截至2019年10月8日,包括无锡银行董事长邵辉,董事、行长陶畅,监事长徐建新等在内的9名高管已经以自有资金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的方式累计增持公司股份48.8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3%,累计增持金额257.58万元,成交价格区间为每股5.22元至5.31元。
无锡银行同时称,本次增持计划不会导致该行股份分布不符合上市条件,不会影响该行的上市地位。
多家银行采取多种措施稳定股价
今年以来,不少银行启动稳定股价措施,仅6月份以来,已有包括贵阳银行(601997.SH)、苏农银行(603323.SH)、江阴银行(002807.SZ)、上海银行(601229.SH)等触发稳定股价措施。此前2月份,杭州银行(600926.SH)也采取了股价稳定措施。
按照证监会颁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2013年11月后首次上市公司应在招股书中增设上市后三年内公司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时稳定股价的预案,包括触发启动条件、可能采取的措施等。通常,触发条件为“公司收盘价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低于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稳定股价措施包括回购股票,股东、董事、高管增持等。
从稳定股价方案来看,多数银行采取股东或者高管人员增持股份的方式。
江阴银行6月20日披露了《关于稳定股价方案的公告》。包括董事长孙伟、行长宋萍在内的12名管理人员累计增持金额不低于103.31万元,不超过258.28万元。
9月19日,江阴银行公布了稳定股价方案的进展情况:8月2日至9月18日,上述12名高管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增持了本行股票178800股,成交价格区间为每股4.39元至4.56元。
苏农银行6月20日披露了《关于稳定股价方案的公告》, 持股5%以上的股东亨通集团、新恒通集团、环亚实业拟增持金额分别不低于370万元、419万元和363万元;该行时任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222万元,增持计划不设价格区间,合计增持金额将不低于1374万元。
9月30日,苏农银行公布了稳定股价方案的进展情况: 7月8日至9月27日,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及时任公司董事(独立董事除外)、高级管理人员以自有资金,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的方式累计增持公司股份16466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9%,累计增持金额866.58万元。 价格区间为5.07元/股至5.55元/股。苏农银行同时称,本次增持计划实施后,新恒通集团持股比例由6.81%上升到6.85%;环亚实业持股比例由5.90%上升到5.94%。高级管理人员庄颖杰、张亚勤、唐林才、丁国英及戴童毅合计持股比例由0.14%上升到0.15%。 
上海银行7月5日发布稳定股价措施,持股5%以上的股东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和投资”)、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港集团”)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桑坦德银行”)拟增持金额均不低于触发日前最近一个年度其自本公司获得现金分红总额的15%。其中,联和投资拟增持的金额不少于9872万元,上港集团本次拟增持的金额不少于5413万元,桑坦德银行本次拟增持的金额不少于4798万元。
根据上海银行的公告,股价稳定计划的进展为:7月12日至9月24日,联和投资以自有资金,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的方式累计增持5500045股,累计增持金额约为4964万元。7月31日至8月1日,上港集团以自有资金,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的方式累计增持2925000 股,累计增持金额约为2707万元。8月12日,桑坦德银行以自有资金,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的方式累计增持2624500股,累计增持金额约为2400 万元。 
本次增持后,联和投资持有上海银行股份13.42%,上港集团持有上海银行股份7.36% ,桑坦德银行持有上海银行股份6.52%。
8月2日,贵阳银行采取持股5%以上股东及非独立董事、高管共同增持股份的措施稳定股价。增持主体包括贵阳市国有资产投资管理公司(以下简称“贵阳市国资”)、贵州乌江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贵州乌江能源”)、遵义市国有资产投融资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遵义市国资”),以及在贵阳银行领取薪酬的现任非独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三大股东增持约1735万股,约占该行流通股的1%。其中,贵阳市国资增持股份数不少于1011.83万股,贵州乌江能源增持股份数不少于433.64万股,遵义市国资增持股份数不少于289.10万股;现任非独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累计增持股份金额合计不低于172.28万元。
9月26日,贵阳银行发布稳定股价措施进展,上述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于2019年9月2日至9月25日期间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了公司股份合计139400股,增持金额合计1178445元,成交价格区间为每股人民币8.27元至8.70元。三大股东的情况有待之后发布。
长沙银行股价稳定措施未实施
不过也有意外,8月底公告拟出手稳定股价的长沙银行(601577.SH)中止了这一行动。
8月30日晚间,长沙银行公告称,由于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跌破8.78元,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该行将在2019年9月16日之前召开董事会,制定并公告稳定股价的具体方案。截至9月30日收盘,长沙银行股价收报8.47元。
9月11日,长沙银行再次公告,根据稳定股价预案,触发稳定股价义务之日后,连续 5 个交易日本行股票收盘价高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本行将终止实施稳定股价措施。自2019年9月4日至9月10日,本行股票价格连续5个交易日收盘价高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8.78元,达到稳定股价措施停止条件,本行将终止实施此次稳定股价措施。
责任编辑:郑景昕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